景观

宋小南将足迹铺满中国每一个市县

2017年02月23日 14:00   编辑:小舌尖   来源:中国地理网

分享:0

导读:宋小南与尧茂书、余纯顺是中国20世纪八九十年代民间探险的代表。1985年6月24日,“长江第一漂”勇士尧茂书遇难;1996年6月11日,“徒步环行全中国”的余纯顺在罗布泊长辞人间。而曾与他们并肩作战的......

宋小南与尧茂书、余纯顺是中国20世纪八九十年代民间探险的代表。1985年6月24日,“长江第一漂”勇士尧茂书遇难;1996年6月11日,“徒步环行全中国”的余纯顺在罗布泊长辞人间。而曾与他们并肩作战的宋小南,至今还在孤独地行走,还在追寻着自己的梦想:走遍中国每一个市县。

宋小南走遍中国10大武器

1:大胸怀:放眼寰宇,纵横天下,天下为公,倚天屠龙

2:大勇气:笑傲生死,勇往直前,百折不挠,百战百胜

3:大智慧:上知天时,下知地利,百迷不惑,诸事顿悟

4:大财力:有天下财,物为我用,取之不尽,当有神助

5:大体力:移山填海,手搏天下,百折不倒,金刚之躯

6:大口才:苏张再世,说服天下,一言九鼎,无坚不克

7:大毅力:坚韧不拔,不焦不燥,跬步万里,洒血铸剑

8:大气魄:一身豪气,顶天立地,威武不屈,富贵不淫

9:大能力:运筹帷幄,上兵伐谋,力克百难,走遍天下

10:大福运: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历尽坎坷,终成正果

尽管宋小南并不赞成人人都像他这样长时间地行走,但他却认为,旅行在一个人的生活中是必不可少的,因为那是人们回归自然与纯朴的一种重要方式。

中国的市县总数是世界最多的,只要“走遍中国”,无疑就是创造了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

迷彩服,红马夹,斜挎着相机,帽子、背包上印绣的“中国第一行”等文字,还有一张大络缌胡子围着的方方正正的红脸膛,这便是独行侠宋小南的标记。

摊开中国版图,2542个市县宋小南已走过1500多个,这个宏大的行程是在13年前开始的。当他突发奇想要走遍中国时,更多的是凭借年轻人特有的热情和冲动。在查阅过历年的《吉尼斯世界纪录》“人类的奇迹”一章后,他发现世界上从没有人按照行政区划,完整走遍俄罗斯、加拿大、中国、美国、澳大利亚、巴西这6个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国家中的任何一个。“走遍美国”的帕克·G·汤普森,也只走了美国87个主要城市中的78个,100个最大城市中的86个。中国的市县总数是世界最多的,只要“走遍中国”,无疑就是创造了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几个月中,他无法按捺一定要把中国走遍的强烈冲动,这一梦想像烈火一样在他胸中燃烧。为了灵魂上的安宁,他决定要抓住这一历史契机。

1987年3月24日是值得纪念的一天。这一年是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诞辰整整400周年(1587—1987),而3月是祖国的春天,24日是尧茂书的奠日。这一天6时13分国旗升起的时刻,宋小南从北京天安门广场的旗杆下出发了。此时他已立下宏愿,要用21年的时间,用3天一个县的频率,将足迹铺满中国的每一个县市。

行走前,酷爱凡尔纳科幻小说的宋小南也曾为自己的行程作过各种最坏的设想,然而当他实实在在地走上探险之路时,平乏、饥渴、危险便不时伴随左右,此时他才真真切切地感到个人的渺小和无助。

随着脚下的路一天天伸向远方,更多的危险悄悄来临。1987年夏天的一次暴雨中,小南被困在湖北长江畔一处悬崖上。为了抵抗水流的冲击,他艰难地摸索着爬上一棵树。流水不久淘空了树根,他连树一同倒向悬崖,挂在半空中。在飘摇欲坠中他许了一个“愿”,如果今天能够活下来,一定把今后的每一天都当做人生的最后一天活着。雨在黎明前停下,他用尽全力爬上山崖,侥幸逃生。

历经死难危险是每个探险者必须闯的关,然而没想到这种考验接二连三。由漾濞翻越4122米的苍山去大理时,他曾跌落山谷,当场昏迷。以后又在西双版纳原始森林中误陷沼泽,继而遭受蟒蛇突袭,依靠沉着、智慧还有运气,他几度化险为夷。

至今,那段残缺的手指,依旧是冰凉的,他说他的生命,已永远定格在珠峰脚下

第一次西藏之行令宋小南终身难忘。1992年,在前往绒布寺冰川拍摄珠穆朗玛峰时,因缺氧和体力透支,小南一不小心掉进一个4米多深的冰裂缝,一台佳能相机冒着气泡沉入冰冷的水中。靠着在冰壁上挖台阶,他终于爬出裂缝,却永久性冻坏了左手小指。至今,那段残缺的手指,依旧是冰凉的,他说他的生命,已永远定格在珠峰脚下。

前往阿里的路漫长、荒芜,由于身体所有器官都是在长期严重缺氧、不能正常代谢的状态下运行,以致不断产生幻觉:他总听到有人在极近的地方说话,便不由自主地作答;不时看到在天边尽头山脚下出现了人家,然后狂喜地流着泪奔跑。无数次痛苦失望后,他明白:那一半是幻觉,一半是心存侥幸。

几个月翻雪山、走戈壁、过荒漠、渡冰河,走在无穷无尽直插云端的群山中,走在数百平方公里没有一棵树、没有一户人家、没有任何声音的“无人区”,在经历了漫长的孤独与死寂后,1992年9月26日,小南终于“横行”2000公里,完成了对西藏的东西穿越,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上午,到达阿里地区的首府狮泉河镇。

在狮泉河镇,东北硬汉宋小南与上海人的骄傲——余纯顺不期而遇。两人对望,都觉似曾相识。虽然他们从未谋面,但彼此还是猜中了对方。从新疆征战到阿里的“南侠”余纯顺与从四川独行到阿里的“北侠”宋小南紧紧拥抱在一起,泪水夺眶而出,在两张黑紫皴裂的脸上奔流。

1992年9月,南北二侠在西藏阿里相遇。在宋小南心中,已经永远刻下了好友余纯顺健步如飞的身影,一个魁武长发充满阳刚之气的“爷们儿”。

中午,两人对坐在一家小饭馆的破凳子上,奢侈地喝着啤酒,就着久违的炒辣椒、西红柿而幸福不已,同时还领略着盼望已久的享受:有一个人用你熟悉的普通话和你滔滔不绝。走在世界最高地方的许多“同感”,令他们不时放声大笑又几乎落泪。

和余纯顺一样,宋小南也有缺乏关爱的童年。10岁丧母,使他自小就感到生命的脆弱。15岁父亲再婚离去,18岁丧父,又使宋小南过早萌发了一种强烈的责任感和奋发精神。之后新藏线上的30天同行,两人结下永生难忘的友谊,心与心的理解无法言表。

1996年6月20日,小南从朋友打来的电话里得知余纯顺在罗布泊遇难。他急忙找来各种有关报道,希望以自己的经验解开好友的死亡之谜;甚至希望推翻那些不甚详实的报道,为老余讨回一条命来。

由于志同道合,余去逝的消息对他是个沉重的打击,但他并没有因此而停止自己前进的脚步。10年来,小南头顶日月星辰,身披风霜雨雪,历经春夏秋冬,跨过无数山脉河流,走过风情奇异的城镇、民风淳朴的村寨、南国多愁善感的水乡、北方粗犷豪迈的旷野,在无数次苦难、危险甚至死亡面前,他更加理性化了。他已不是用死亡去验证勇敢,而是用勇敢去超越死亡。一路征程,他不断地问自己同时也在回答自己为什么要走。他坦言:苦行,不仅是表现勇敢,更应该表现思想、智慧和毅力。

每一市县政府签字盖章的“通关文牒”是他“中国第一行”的凭证,为此,他已艰难地踏进了1500多个市县政府的大院

宋小南“坐拥天下”。他现在已拥有1500多个中国市县政府签字盖章的“通关文牒”,这也是他13年旅程的最大收获。

为了即将到来的走遍新疆、青海、西藏这片占中国版图面积约二分之一的西部旅程,小南开始做体能上的准备,并专门到北京大学进修。同时他也开始拒绝报刊约稿,推掉多次采访而保持沉默。他不想分散精力或者受到干扰,他要用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和各方面最好的状态,来迎接这个前所未有的挑战。

在新、青、藏3省区中,新疆让他感到少有的压力。从版图上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面积达160多万平方公里,从北到南横亘着3座高大的山脉(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个巨大的盆地(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和两大沙漠(4.5万平方公里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和32万平方公里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尽管小南在1992年已走了新疆20个市县,但担心却有增无减。每到夜晚,那种涉临绝境、孤立无援的感觉会不时袭来。带着这种不安,出发的日子一天天临近了。

按习惯,他将按顺时针方向开始旅程。从乌鲁木齐出发,南下翻越天山进入巴彦喀拉州,从库尔勒市沿塔里木河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到达若羌县,再沿沙漠南缘环绕塔克拉玛干沙漠一周,经南疆重镇喀什、阿克苏重返库尔勒,然后再次翻越天山进入北疆。在饱览奇风异俗、经历惊心动魄的突发事件后,他将跋涉于丝路驼队、唐玄藏、斯文赫定等人走过路线。最终,他将走遍新疆,悄然回京。

尽管压力很大,广阔的新疆终于被他的铁脚征服了。徒步一直是他前行的重要方式,因为这不仅能考验意志,还便于他考察、拍片。当然他也并不完全排除其他形式,尤其是在已经走过的地方,搭车是一种经济的选择。许多时候,他就像是一件行李,和其他物品一起堆挤在后备厢里。在路况差的地方,他被颠得一塌糊涂,在尘土飞扬中面目全非。

走在曾有着灿烂丝路文明、少数民族众多的新疆,他不时生发出书本中见不到的感悟。他说中国56个民族仅是个概念,实际上的民族数量会大大超过。在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路过每个小镇,像若羌、且末,过去都是一个古人种生活过的地方,那里的服饰、饮食等文化一脉相承,别有韵味。当年斯文赫定考察一次仅是把百分之一二的东西拿出来,还有98%的活化石因为没有人整理、记录、研究而消失。

新疆维吾尔族也给小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他们固有的生活方式依旧完整地保留着。在喀什的大街上,人们今天还可以看到中世纪生产制作陶器、木器、乐器以及服装的传统工艺。

走的时间长,整理的时间短,对小南来说无疑是很大的遗憾。看到传统文化在迅速消逝,而科学、完整的记录研究工作明显滞后,他感到痛惜和无奈,因为被他及其他摄影师记录下来的,不过是冰山之一角。

眼看着文化的消逝固然是不小的遗憾,但不能因为遗憾而停止梦想的脚步。即使是一无收获,那怕对亲朋好友无所交待,也要走遍中国,这是小南一贯坚持的原则。

在行走中,他培养出了双重性格:永不衰败的激情和坚持原则的理性。小南喜欢面对着大困难,孤独地去实现梦想,这可使人生更有价值、更伟大。面对自然的险恶,凭智慧和勇敢足以应付,而与人打交道,却更能体现人的耐性与执着。为了证明自己的“中国第一行”,由每一市县政府签字盖章的“通关文牒”是最重要的凭证之一。小南背着大背包,穿戴模样像刚经过一场战争一样。门卫看到这身装扮,死拦着他不让进,有介绍信也不接待。对此他并未妥协,而是视之为验证他是否有能力完成当之无愧的走遍中国的各种考验之一。他将同样的话重复解释上千遍,做通他们的工作,最终艰难地迈进了1500多个市县政府的门坎。

经过近乎绝望的跋涉,小南终于成为世界上旅行探险家中完整走遍新、青、藏的第一人

1999年,经历多年的艰苦征程,35岁的小南头发、胡子已经开始变白了。在经历12年的旅程之后,他体力的巅峰期已提前度过。为了更好地分配余下的体力,他由江西直插西藏,希望尽快走完最艰难的旅程——西藏。

1999年6月11日,小南由派区出发,开始走全国唯一不通公路不通电话的墨脱县。从海拔2000多米的西藏江南一直向上,爬上4200多米高的多雄拉雪山口,再一直跨过雪山、原始森林、热带雨林、泥石流塌方地段,到达海拨600米的墨脱县城。考察拍摄2天后,再从县城穿过泥石流塌方地段,翻过4300多米的嘎龙拉山口,到达川藏线上的波密县。此时正值雨季,300多公里的山路极为艰难。过蚂蟥山时,细雨中,路边草叶上的蚂蟥万头攒动,有时他一条腿上就爬了50多条蚂蟥。6月20日经过一段大塌方区,小南一脚蹋进泥石流……虽然最后保全了性命,但一台昂贵的尼康相机和镜头因此报废。

在泥泞中跋涉

8月下旬,西藏北部开始下雪,在一天比一天寒冷的日子里,他坚持到9月18日把阿里(7县)、日喀则(18县)、林芝(7县)、山南(11县)、拉萨(7县)5个地区全部走完。体能又降到了一个危险的极限,为了不冻死累死在高原上,他决定退出高原,明年再来。

西藏成为小南心中最爱也是最恐惧的地方。走在这片离天最近而离文明社会最远的高原,一贯俭朴的他却萌发了许多“奢侈”的渴望。当他的双脚在破鞋子中一步一步饱受煎熬时,他梦想有一双GORE-TEX面料防水透气性能好的旅游鞋。然而,当他饱经沧桑,走遍了西藏全部疆土,这个愿望也没有实现。当身心疲惫到不堪一击的时刻,他渴望有个保温杯,在近乎绝望之际喝一口热水。这口热水在这个时刻是生与死的联系,是他与文明社会唯一遥远而坚定的联系。然而许多年过去了,这要求不算高的渴望依旧没有实现。

在宋小南“中国第一行”的旅途中,徒步行走是最主要也是必不可少的方式。一公里走1200步,一天走50公里,要迈60000步。

经过近乎绝望的跋涉,到2000年6月,小南终于走遍了西藏全境的所有市县,至此,他成为世界上旅行探险家中完整走遍新、青、藏的第一人。

数次进藏,藏民给小南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在他所遇到的40多个民族中,他说藏民的眼神最纯洁、最质朴也最具穿透力。从牧区藏民孩子的眼里,他看到了天地人的和谐,看到了一片纯到极至的未被污染的心灵世界。

13年一路走来,宋小南付出了大量的体能、原气,他的生命逐渐地流逝在路上。他已走遍了祖国620万平方公里的疆域,走完了14个省、区、市,考察了30多个民族聚集地区,拍摄了10万张照片资料,写下了上百万字的考察笔记,收集了几百部县志,当然也穿坏了56双鞋。随着他的脚步一步步印在祖国的大地上,祖国也一点点充盈在他心中。走遍中国几乎要用一个人一生的时间,小南为自己的祖国有如此广阔的生存空间而备感骄傲。

宋小南“中国第一行”的时间还有8年,余下的面积还有340万平方公里。在未来的旅途中,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他说他要拍摄数百成千甚至上万个中国人,完整地把中国拍下来,留下一个时代的图像资料。当然他最大的梦想,是在2008年3月24日旅程结束后,到全国各地巡回演讲,去诉说一种精神——当代中国人的探险精神。因为出去的意义就是为了验证回来的路。

几天后的某一天,宋小南又将悄悄出征,不动声色地穿过人声鼎沸的都市人海,独自去那遥远的地方。

宋小南已走遍了祖国620万平方公里,走完了14个省区市,拍摄了10万张照片资料,当然也穿坏了56双鞋,用坏了数台相机。鞋和相机是他走遍中国的左膀右臂,因而也成为他最珍贵的收藏。

宋小南“中国第一行”大事记

宋小南“中国第一行”示意图
自1987年3月24日至2008年3月24日,宋小南计划用最短的时间(3天走一个县),最短的行程(约20万公里),按中国行政区划统计表所列最小单位(县),走遍全中国23个省、4个直辖市、5个自治区、30个自治州、113个地区、8个盟、185个地级市、284个县级市、1719个县、121个自治县、51个旗、3个自治旗、3个特区、1个林区、一个工农区及台湾23个市县和香港、澳门特区。

宋小南“中国第一行”旅途以所到每一个市县的邮戳及当地政府签字盖章的“通关文牒”,每一政府牌前的留影,每一市县实寄封和每一天的日记作为依据。

1987年 3月24日从北京天安门广场出发;走河北、山东、江苏、上海、安徽、湖北、湖南、广西、广东等省区部分市县

1988年 走遍海南省19市县;走广西、云南、贵州等省区部分市县

1989年 走辽宁、河北、内蒙古等省区部分市县

1990年 走河北、河南省部分市县

1991年 走河南、湖北、浙江、福建、江西省部分市县

1992年 走川藏、新藏线全程,西藏、新疆、甘肃、宁夏等省区部分市县

1993年 走遍黑龙江省82市县;走内蒙古自治区部分旗市县

1994年 走遍吉林省49市县;走遍辽宁省58市县

1995年 走遍北京市8县;走遍天津市5县;走遍山东省113市县

1996年 到北京大学进修,为走遍新疆、西藏、青海全境做各项准备

1997年 走遍山西省112市县;走遍青海省47市县

1998年 走遍福建省69市县;走遍中国面积最大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100市县

1999年 走遍江西省97市县;走青藏线全程

2000年 走完滇藏线,走遍西藏自治区79个市县;走遍内蒙古自治区96个旗市县

2001—2008.3.24 走遍余下的340万平方公里疆土、1000个市县(包括台湾、香港、澳门地区),完成“中国第一行”

景观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