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愿我如星君似月txt全文阅读 董清歌殷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8年01月14日 12:15   编辑:溜溜球   来源:上考网

分享:0

导读:愿我如星君似月是以董清歌殷湛为男女主的小说,这部小说依然和之前的风格差不多,虐恋情深,不过篇幅有点长,看的话需要时间,误会重重最后又怎么走向幸福呢?感兴趣的可以来看看!愿我如......

愿我如星君似月是以董清歌殷湛为男女主的小说,这部小说依然和之前的风格差不多,虐恋情深,不过篇幅有点长,看的话需要时间,误会重重最后又怎么走向幸福呢?感兴趣的可以来看看!

愿我如星君似月txt全文阅读

第二章 不过是野种

翌日,卧室内。

董清歌额上绑着一尺宽的布条,躺在雕花木床上,徐徐睁开眼睛,只觉头痛欲裂。

她这是还没死么?

董清歌一手扶着额头,一手支着身子起来。

“夫人,你醒了?”一旁的丫鬟过来服侍。

昨日的回忆,悉数涌入董清歌的脑海,她打了激灵,一把抓住丫鬟的手。

“小少爷找回来没?”

“没……”丫鬟为难地低下头。

董清歌心下一沉。

“殷湛呢?他在哪!”

她立马趿鞋下榻,取了件披风,就往外头走去。

而那一下撞击,虽然没有要了她的命,可还是折损了她不少精力。

她的步子趔趄,才刚走一段路,就差点摔倒在地。

董清歌扶着一旁的假山石喘息。

这时,从另外一侧传来的声音,让她浑身的血液几乎凝固。

“哎呀,别了……我疼……”是娇滴滴的女子声音。

“那我轻点就是。”男子的声音清冷低沉,却带着丝柔情。

殷湛!

董清歌听得出来。

她绕过去,瞧见在冰湖边,梅树下,殷湛揽住女子的细腰,头伏在女子的耳畔,甚是亲密。

那女子锦衣华服,娇媚动人,正是备受宠爱的十一公主薛静晚。

董清歌僵硬在当场,脸上的血色被削去大半,心里的怒火,却越燃越盛。

之前总归只是听说,等亲眼所见,她才确切地相信,殷湛对薛静晚的感情有多深。

她刚才应该当做没听到,走开的。

在见到董清歌的一刹那,殷湛的面色陡变,气息阴沉下来。

他将手里盛着擦伤药的小瓷瓶收到衣袖里,不悦地问:“你不好好休养,出来做什么?”

董清歌感觉呼入的每一口冷气,都如冰渣子,扎得她的心生疼。

“我的儿子下落不明,我怎么可能安心休养?殷湛,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我寻死,你就会去救他。可你现在在做什么?光天化日之下,跟堂堂公主在府里厮混?”

“你不是还没死?”殷湛眸中的神色逐渐发寒,转过身,大步踩着碎雪离开,似乎连多看她一眼,都觉得恶心。

而薛静晚被数落了一番,倒是不乐意了。

她抚摸过脖颈处擦伤的地方,拢了拢雪白的狐裘,走了几步又优雅地退回来,讽笑一声:“董大小姐,三年前,要不是你不择手段爬上阿湛的床,闹得人尽皆知,父皇也不会下旨,逼着他娶了你!”

“谁能想到,才貌冠绝京都的丞相千金,竟然是一个这么不知廉耻的女人!我猜,连你那个孩子都是个野种。一个野种而已,阿湛为什么要去救他?”

嵌满名贵珠子的长指甲划上董清歌的脸,薛静晚心里气不打一处来,自己从小就相中的夫君,竟然被董清歌捷足先登。

薛静晚的性子一向骄纵跋扈,如此想着,一耳光已经扇到了董清歌的脸上。

董清歌的脸火辣辣的疼。

她是恬淡不争的大家闺秀,当年,她虽然对殷湛一见倾心,但她父亲董丞相素来不满司礼监和锦衣卫,不可能同意他们的婚事,便只能把感情藏在心里。

那天,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觉醒来,会跟殷湛睡在一起。

可没有人相信。

她背着各种骂名过了三年,也从没为自己多做辩解,可当她的孩子被说是野种时,她再也抑制不住,即便对方是公主。

眼见薛静晚的第二个耳光要落下,她一把扣住薛静晚的手,眼神凌厉如刀。

薛静晚不由打了个寒颤。

“想还手是吗?可你没办法还手。”随即,薛静晚的神思一转,脸上挂了笑容,凑到董清歌耳边低喃:“本宫恨你抢了我的男人,所以,本宫让人掳走你的儿子,要让他跟乞丐一样活着。”

“可若本宫说什么,你就做什么,本宫说不定心情一好,就放了他。”

董清歌殷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章 你要杀我

说完,薛静晚拉着董清歌一起跳入冰湖里。

“救命——”薛静晚喊出声。

瞬间,冰湖裂开了一个大的缺口。

冰凉的湖水灌入董清歌的口中,而她还没从薛静晚的话里回过神来,由着身子缓慢下沉,心里恐惧又寒凉。

而更令她寒凉的是,听到动静,折回来的殷湛,解开袍带,跃入湖中,救的第一个人是薛静晚。

董清歌的心趋于死寂。

时至今日,她已经不敢再奢望殷湛的感情了。

那些个日夜,他偶尔会流露出的温柔缱绻,不过是她的错觉。

可是,殷湛食言,她还没找到孩子,她还不能死!

想到孩子,董清歌屏住气息,浮上水面,游到岸边。

“薛静晚,你把孩子还给我!”

董清歌看到在殷湛身边哭诉的薛静晚,一下子将她推攘开。

鬓边的水珠不断落下,凝结成霜,湿淋淋的衣裳裹得她难受,遍体生寒,她也是浑然不觉。

“你在闹什么!竟敢直呼公主名讳!”殷湛擒住她的手腕,将她甩到雪地上,目光冷厉地盯着她,极具压迫感。

董清歌心急如焚,想站起来,可是,刚从水里出来,已用尽了她的力气,只能手指着薛静晚,控诉道:“是她!她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掳走了宝儿,我要让她把宝儿交出来!”

“公主一直在深宫之中,怎么会去做这种事!你不仅害她落水,还往她身上泼脏水,我看你不是疯了就是找死!”

殷湛睨着她,神情里,倾泻着冷傲与不屑,眸中却有复杂的情绪一闪而过。

“她要是都安分地待在宫里,又怎么会出现在你锦衣卫南镇抚司的府上!”董清歌的眼中多了几丝凌恨。

“放肆!本宫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评头论足!”薛静晚上前一步,蹙了双眉,扬手又想甩一耳光,“如果皇爷爷知道是你将本宫推下水,一定饶不了你!”

而她的话音刚落,一柄银光闪闪的刀已先她一步,落在董清歌的脖颈上。

董清歌一愣,纤细柔弱的身子下意识地往后仰去。

刀柄处刻着繁复的图案,她认出,这是殷湛的随身佩刀。

可他今日,居然将这把沾染了无数人鲜血的绣春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你要杀我?”董清歌忽地安静下来,望着他,仿佛听到心碎的声音。

水眸倒映出他的身影,她痴痴地笑了几声,“无论如何,我都是你明媒正娶的发妻,你杀了自己的发妻,就不怕被天下人唾骂吗!”

“我何时在意过被人唾骂?”殷湛脸上的笑容不羁,涟漪凤眸里,水光熠熠,却是分外骇然。

“董清歌,你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早就清楚,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今天,公主在场,我不想见血,但是,下不为例!在我们和离之前,你给我消停些,离她远点!”

这就是当初令她一见倾心的男人!

为了维护别人的女人,可以对她拔刀相向!

此时此刻,她恨不得,从未认识过他!

董清歌清晰的瞳仁里,倒映着他颀长的身躯,爱憎分明。

由于字数限制,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悄悄兔推文】,免费获取全文。

本章节由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生活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