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宿

Edition品牌创始人:从夜店老板到精品酒店之父

2017年02月26日 12:06   编辑:小舌尖   来源:迈点网

分享:0

导读:30年,6个品牌,17家酒店,Ian Schrager现在为人熟知的身份是万豪旗下Edition品牌的创始人,但他也是“精品酒店之父”。......

30年,6个品牌,17家酒店,Ian Schrager现在为人熟知的身份是万豪旗下Edition品牌的创始人,但他也是“精品酒店之父”。

在过去 30 年间,

Ian Schrager

重新“发明”了酒店,被称为精品酒店的开山鼻祖。在纽约布鲁克林长大的Ian Schrager,70 年代凭借创办传奇夜店 Studio 54 在纽约声名鹊起。他是世界上一些最时髦的酒店的幕后创意推手,包括纽约的摩根酒店(Morgans)、伦敦的桑德森酒店(Sanderson)、迈阿密海滩的德拉诺酒店(Delano),以及洛杉矶的蒙德里安酒店(Mondrian)等。去年,《Wallpaper》杂志将他评选为“20个世界顶尖创意颠覆者”之一。

(图片来源:nytimes.com)

30年,6个品牌,17家酒店,Ian Schrager现在为人熟知的身份是万豪旗下Edition品牌的创始人,还有一个不会被落下的名号——“精品酒店之父”。早年,他因为鄙夷酒店行业“百货商场”式的传统设计方法,大胆在酒店行业引入了”夜店思维“,经历事业上的波折后又连续推出了两大酒店品牌 Public Hotel 和 Edition Hotel,随着业务越做越大,他也融入了酒店集团的玩法,Ian Schrager践行着自己的话:打破常规,在细节上永不妥协。

今年年初,于洛杉矶召开的美国酒店业投资峰会( Americas Lodging Investment Summit)上,国际酒店顾问协会(ISHC)授予Ian Schrager“行业先锋奖”,以感谢其为酒店行业带来的改变,和他仍然在为即将到来的“改变”而进行的努力。

首个创业项目“Studio 54”:去影响高端消费者的喜好

上世纪70年代正值美国体验式消费和假日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到了80年代,城市文化复兴和社区模型式的都市娱乐业造就了美国一个个的“梦幻之城”。Ian Schrager毕业于Syracuse University 的法学院,从事了三年房地产法律工作,并在纽约各大夜店流连之后,他和大学同窗兼好友,同是布鲁克林人的Steve Rubell决定创业,而他们的创业项目就是:夜店。

1977年,Steve Rubell 和 Ian Schrager将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52号工作室”变成了一家夜店,并将其命名为“Studio 54“。将“52号工作室”改建成“54号俱乐部”一共只用了六个星期的时间,花费了40万美元,聘请 Ron Doud 作为内部装修设计师,Brian Thompson 作为灯光设计师。正如Ron 在一次接受《纽约》杂志采访中所提到的,“这些项目,并不是为了‘所有人’。它是为那些厌倦了极简主义或是过度修饰的人。是为了新一代,生活闲适、有着更自由姿态的人,愿意享受 drama 的人 ”。这便是Studio 54想要传递的信息。

(Studio 54 常常高朋满座,包括:著名画家安迪·沃霍尔-上图左一、著名女星丽莎白·泰勒、波姬小丝-上图左三、摇滚巨星米克·贾格尔、超模比安卡•贾格尔、格蕾丝·琼斯、歌坛天后黛比哈利、天王巨星迈克尔·杰克逊、艾尔顿·约翰等等。图片来源:huffingtonpost.com)

Studio 54 舞厅的室内设计至今为人所津津乐道,是当今迪斯可舞厅的室内设计始祖之一,充满了悬空的内部阳台,并不时有火辣的舞者在其中跳舞,而地板则绘制了月亮的拟人侧脸。

在纽约夜店和社交历史上,Studio 54是一个传奇。1977年至1981年是其最风光的时期,在那段时间里名模、艺术家、摇滚明星、演员、设计师、政治家都是那里的常客,而这些客人也成为后来Morgans酒店的第一批常客。在Studio 54的全盛时期,它逐渐成为了一种名流指标和午夜音乐跳舞俱乐部文化的强烈代表。据说它也是打开异性恋与同性恋明显限制的早期俱乐部之一。1978年,Steve Rubell在纽约的报纸上说,Studio 54头一年的收入就有700万美元,“只有黑手党才有本事挣得更多”;Ian Schrager开着蓝色奔驰450SL张扬地出入曼哈顿。而当美国国税局听说他和Steve Rubell瞒报了夜店的大笔收入时,突击搜查了他们的夜店。

就这样,被成功和金钱冲昏了头的Schrager和Rubell因偷税被判在联邦监狱服刑三年半,13个月后出狱时,他们的大部分资产被剥夺,他们不得不出售studio 54来偿还欠债。

精品酒店Morgans:做第一个入市的创新者

由于Studio 54的买家无力结清付款,Schrager和Rubell用那张银行本票换来了买家名下的酒店——坐落在被众多公关、传播和创意机构环绕的麦迪逊大街38号。

1980年,当今的美国总统 Donald Trump还在筹建他人生中的第一个大型房地产投资和改造项目中央车站(Grand Central Terminal)旁边的纽约 Grand Hyatt(君悦酒店)。纽约大部分酒店项目乏善可陈,按着常规且的方式运作着。“一切好像被管理得井井有条,一家家酒店看起来都一模一样,大家认为雷同是美德,没人关心体验之类的”,Schrager在《IAN SCHRAGER: WORKS》一书中提到。于是,Schrager和Rubell决定将他们在Studio 54所带动的流行文化运用到酒店。“当时就是要把我们所创造的新的体验形态与当时市面上的大型连锁酒店作出明确的分野。结果我们也确实的改变了酒店市场的生态。”

Morgans 酒店与当时的“装饰造型师”-法国设计师 Andrée Putman 合作,与一位国外设计师合作,在当时的酒店业也算开了一种先河。Putman 也从 Morgans 开始逐渐转向真正的室内设计领域,他们第一家酒店──Morgans于1984年正式开业,标志着一种全新酒店模式的诞生。

1970年末,没人像他们那么开一间迪斯科俱乐部,1980 年代及日后,没人像他们那样做酒店。

1987年位于纽约西44街的 Royalton开幕,这是Ian Schrager与法国著名工业设计师Philippe Starck的第一次合作,接下来二人展开了长达13年的伙伴关系。Royalton是Schrager酒店创作理论“Lobby Socializing(大堂社交)”的第一场测试——如时装秀伸展台般的大堂,目的是要吸引全纽约最漂亮的人来酒店体验,Schrager御用平面设计师Fabien Baron说:“他要想传递的想法,即酒店不该只是旅客留宿的地方,酒店是种体验。”

(Royalton 图片来源:journalduluxe.fr)

之后,Schrager陆陆续续在迈阿密、伦敦、旧金山、洛杉矶等地将旗下酒店数量扩张到10家,他也晋升为纽约最大的独立酒店经营者。这些酒店几乎都是由单房入住式(共用卫生间)的廉价酒店改建而成,为了让狭小的房间看起来更大,施拉格用过将家具尺寸改小了10%,甚至将床腿锯短的手段;他让走廊保持昏暗,从而让房间在相比之下显得明亮宽敞。这些酒店的公共区域翻新依旧沿用他打造夜店的经验,再加上他聘请的高颜值的员工,利润颇丰的酒吧和餐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些措施为摩根酒店集团带来持续发展的收益。

打磨 Park Hotel品牌:重新占据精品酒店设计高地

在21世纪初,由喜达屋集团打造的W酒店品牌,同样把夜店风引入酒店设计,并在全球迅速扩张,短短几年内就扩张到30多家。而元老级的精品酒店集团 Morgans却被 NorthStar资本投资公司收购了84%的股份。“不想管理酒店集团,只想设计和开发酒店”的Schrager于2005年退出了摩根酒店集团。

同年,Schrager成立了自己的公司——Ian Schrager Co.,继续致力于打造属于他这一代人的酒店。他的第一个项目是纽约著名的Gramercy Park hotel。Schrager在买下这家酒店后,在美国当代艺术家Julian Schnabel(拍摄有电影《潜水钟与蝴蝶》)的帮助下,进行了翻修改建。

(Gramercy Park Hotel 图片来源:oyster.co.uk)

纽约Gramercy Park Hotel不像他以前的酒店那样大搞噱头和夜店风,而是运用鲜艳的文艺复兴色调,添加波西米亚元素,使酒店摇身一变成为艺术至上的精品酒店。再一次,众多国际媒体为他冠上“品味酒店大亨”(Stylish Hotelier)的头衔。

Gramercy Park Hotel的成功催生了Schrager的首个酒店品牌——PUBLIC Hotels。该酒店品牌,融合了独具特点的前卫设计,旨在提供给住客最佳的服务和最个性化的入住体验。第一家PUBLIC酒店,选址于美国芝加哥,2011年10月开业。他希望以全新的视角呈现酒店,打造一家不提供不必要服务的经济型酒店。Schrager的Public品牌酒店代表了酒店业的新兴潮流,使人们既可获得既定的服务,也无需额外开销。这种理念的核心是将Courtyard of Marriott和Hilton Garden Inn的实用性和高性价比融入到四季酒店的服务中(Public酒店双人间$135起)。

Schrager把他的理念与苹果商店的零售体验相比较。“你抛弃不必要的东西,只获得自己需要的东西。美国酒店的服务模式正在发生变化。人们变得更加低调,即使他们很有钱,也不愿毫无节制地花钱。” 他强调,奢华并不是说你花了多少钱,而是你获得了什么样的体验。

Public Hotel共有285间客房,其前身是Ambassador East酒店。这是Schrager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独立经营的第一家酒店。他表示,这家酒店可能是最能体现他个人风格的一次尝试。他首次聘请具有敏锐眼光的专业建筑师Anda Andrei和其他团队成员的长期协助下,亲自完成了酒店的设计。

正是这个成熟版的“Morgans”,在2006年首次吸引了万豪集团时年74岁CEO Bill Marriott的注意,将其收入麾下。

Edition系列:再次走向趋同的酒店业,需要大企业用运营完善设计

“如果说Ian Schrager的成功有何遗憾,那应该是‘规模’,在此以前,他拥有不过十数家酒店。而跟我们合作就是给他酒店生涯的一个完满答案。”万豪国际集团主Arne Sorenson这样评论道。分工很简单,各做各所擅长的——Schrager专责酒店的设计,万豪做管理。

比之下,万豪是一家有着86年历史的老牌连锁,旗下有超过60万间酒店客房,酒店发展史上仅有3位首席执行官。二者遵守大企业游戏规则下的联姻似乎是酒店行业比较奇特的组合。对万豪集团来说,一个更关键的问题迫在眉睫:他们一度认为“精品酒店”、Lifestyle酒店很小众,不足以成为一个大市场;然而到2006年,喜达屋集团的 W Hotel 获得成功,而万豪似乎没有可以拿得出手的产品与其竞争,这让他们感觉到自己正在错失年轻一代的客户。于是Bill Marriott约见了Schrager,寻求合作的机会。万豪在Gramercy酒店看到了Schrager不仅能做新潮时尚的酒店,也能驾驭传统稳重的风格。

(The New York EDITION 图片来源:topnewhotels.com)

2008年的金融风暴拖慢了发展的脚步,时至今日,四家分别在伊斯坦布尔、伦敦、迈阿密、纽约及中国三亚的 Edtion酒店已经开张,后面9个项目亦将在2019年前逐一落成,包括三个在中国北京、上海和安徽芜湖的项目。

“80年代愿意做酒店设计的人不多,现在大家都在找新晋当红设计师,这倒让我失去了兴趣。我喜欢和自己的班底合作,能长期合作是因为我们都非常清楚自己的需要。我们是第一个去找 Giorgio Armani、Calvin Klein设计酒店员工制服的,后来所有人都跟风做同样的,变成军备竞赛”,因而,Schrager认为他需要寻找新的焦点了,这也是其参与Edition系列的初衷——旨在推动酒店业的创新精神。

2015年开业的纽约 Edition 酒店,距离在麦廸逊大道上Schrager在纽约创办的第一家酒店Morgans,只有十分钟路程,却见证了这位精品酒店之父三十多年的传奇之旅。

住宿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