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途

国博邀您探秘“古蜀文明”

2018年07月20日 16:35   编辑:小旅   来源:北方网

分享:0

导读:三星堆的青铜人、神秘的青铜“太阳轮”、精致小巧的金面具、古蜀文明的“终章见证”——青川木牍……今天上午,“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览在国家博物馆开展。在未来的两个月时间内,210件(......

三星堆青铜人像、神秘的青铜“太阳轮”、精致小巧的金面具……

国博邀您探秘“古蜀文明”

三星堆的青铜人、神秘的青铜“太阳轮”、精致小巧的金面具、古蜀文明的“终章见证”——青川木牍……今天上午,“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览在国家博物馆开展。在未来的两个月时间内,210件(套)珍贵文物,将带领观众走近神秘、瑰丽的古蜀文明。

神秘“太阳轮”引猜测

说起三星堆遗址,最令世人瞩目的发现,是1986年现世的两个大型埋藏坑,两坑内共出土1700余件造型奇诡的器物。

上午,走进国博“古蜀华章”的展厅,率先“迎客”的就是颇具代表性的戴金面具辫发青铜人头像。而本次展览颇为大胆地从发型、发饰角度对这些青铜头像进行了解析,从宏观的社会结构变迁解读这些展品的深层历史信息。“从发型基本分类可以看出,三星堆头像包含‘辫发’和‘笄发’两大族群,辫发族群在数量上占优势。据研究,人像中主祭者一类的神职人员都是笄发族群,而辫发族群则可能执掌着社会政治、经济、军事等世俗事务。”本次展览策展人黄一介绍。

1986年从三星堆二号祭祀坑中出土的太阳轮形青铜器直径达85厘米,是三星堆出土器物中最具神秘性的器物。“盾牌说”、“火炬说”、“法器说”、“天文仪器说”……几十年来,关于它的猜测和争论层出不穷。“从埋藏坑其他器物上的太阳纹饰来推断,这件器物应该是太阳的抽象写照。”四川博物院专家介绍,它应该是古蜀文明太阳崇拜的物证。

青铜觯见证蜀人参与灭商

十二桥文化时期是古蜀文明发展的第二个时期,大约始于公元前12世纪中叶而止于公元前6世纪。在这个时期,主祭祀的笄发族群已经不再有发现,辫发族群代替了笄发族群,掌管社会的宗教事务,可能已然成了上层社会的唯一构成。这一推论直接证据来自十二桥文化时期古蜀国都城——金沙遗址发现的小立人像,它从发饰上是明显的辫发族群,但其造型与三星堆发现的笄发大立人如出一辙,“暗示了宗教权力在两个族群之间的先后更替。”

而展柜中,一件小巧精致的金面具,高3.6厘米,宽4.9厘米,厚仅0.03厘米,体量极微,与金沙发现的小青铜立人、青铜头像可以匹配。“与三星堆金面具菱形眼廓不同,这件面具的眼廓呈椭圆形,事实上也暗示了权力中心族群的变化。”

专家介绍,十二桥文化时期大体相当于中原王朝的商代晚期至春秋晚期,这个时期华夏文明最重要的历史时间是武王伐纣并建立周王朝。而展柜里,两件1959年在这个遗址发现的带铭文的青铜觯,根据器物风格和铭文推测应是蜀人随周人灭商后得到的战利品,“是《尚书·牧誓》记载中古蜀之师参与灭商战争的见证之物。”

“马家大墓”珍贵文物亮相

黄一介绍,在古蜀文明中,其实有一个重要蜀墓发现于1980年,甚至早于1986年发现的三星堆遗址,它就是发现于新都马家乡的大型木椁墓“马家大墓”。它是相对于以三星堆文化、十二桥文化为代表的“早期蜀文化”,被学界统称为“晚期蜀文化”的青羊宫文化的重要遗址,但一直不为观众熟知。

此次在国博的展览,也是“马家大墓”珍贵文物首次成规模、成体量地向世人展示。展览中,一件带有“邵之飤鼎”铭文的青铜鼎就来自“马家大墓”。鼎高26厘米,口径22厘米,腹径25厘米,鼎的盖内有铸铭“邵之飤鼎”。“一般认为,‘邵’是楚氏之‘昭’,与屈、景并称楚国三大氏。青铜鼎附耳、蹄足、盖顶伏有三只卧牛,铸制精美,带有典型的楚风,反映了开明王朝王族来源于荆楚地区的历史渊源。”

黄一介绍,本次展览的特点在于,不限于考古遗址的个案陈列,而是将古蜀文明作为一个整体来观察,从三星堆遗址到金沙遗址再到战国时期的蜀墓,展览对诸多考古发现进行了一次集中展示,第一次比较全面地囊括了古蜀文明发展各个阶段的重要历史遗珍。而此次展出的210件(套)展品中,有132件为一级品,占比达六成以上,勾勒出了古蜀文明发展过程中华美的篇章。

本报记者孙乐琪白继开摄

沿途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