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外

数字解读珠穆朗玛峰 - 2018年版本

2017年12月29日 17:46   编辑:小舌尖   来源:8264

分享:0

导读:对于那些密切关注珠穆朗玛峰登山活动的人们来说,官方攀登数字的公布总是一个里程碑。TheHimalayanDatabase数据网站(HDB)于2017年12月4日更新的最新的登顶数据。过去数周,小编一直......

对于那些密切关注珠穆朗玛峰登山活动的人们来说,官方攀登数字的公布总是一个里程碑。TheHimalayanDatabase数据网站(HDB)于2017年12月4日更新的最新的登顶数据。

过去数周,小编一直不断深刻细致地挖掘数据,发现了部分有趣的趋势和细枝末节。这也是最近“攀登珠穆朗玛峰花费几何-2018年版本”的出色补充。


TheHimalayanDatabase数据网站


现在,人们已经可以免费从HimalayaDatabase数据网站,HDB下载数据,这里包括自1905年至现今,中国西藏自治区和尼泊尔境内喜马拉雅山区几乎全部山峰的攀登情况。现在,由BilliBierling及RichardSalisbury带领的一直人数很少的虔诚的投入者进行维护。

传奇的伊丽莎白.赫利小姐已经正式退休,并保有荣誉退休总监的头衔。94岁的她继续居住在加德满都。


在进入正题前,让我们先解释部分术语。我意识到有一些支持珠穆朗玛峰环保系统的民族区域,其中包括Tamang族,Magars族,Rai族及其他民族。而且在(山峰)北侧,这里还有中国一侧的工作人员。部分文章仅是把所有这些人简单的称为山峰工作者。


“成员”的称谓通常是指那些付费进行攀爬的人们。而且他们或许倾向于被叫做西方人或是外国人。我交替使用客户,外国人及西方人指明客户,例如,来自韩国的登山者,我并不把他们称为西方人。


喜马拉雅山峰登顶者人数的另外一个出色来源便是EberhardJurgalski的8000er.com网站。他在尼泊尔登山信息之外还增添了巴基斯坦的攀登内容。


远景


头条包括珠穆朗玛峰登顶人数的增加,死亡率有所降低,而从中国西藏自治区进行攀登变得更为热门。如同我在攀登珠穆朗玛峰花费几何-2018年版本的总结说明,期待珠穆朗玛峰变得更为拥堵,在接下来的五年时间里变得更为昂贵,无论你从山峰任何一侧进行攀爬,而且每年会有六至八人遇难–南侧的死亡人数会更多,由于在该侧攀登的人员会更多。


珠穆朗玛峰共8,306次登顶纪录中,共有4,833人站在山峰顶端


288人在尝试珠穆朗玛峰过程中遇难


2017年回顾


2017年是珠穆朗玛峰登山探险活动相当出色的一年,有着历史上第二高的登顶人数,648人次。去往大本营的攀爬者中,61%人最终站在山峰顶端。这与2016年的登顶结果相同(2016年为641人次),也是继2013年,658人次取得成功后,历史上登顶总人数排位第二的年份。2017年,446人次从山峰南侧去往顶峰,而北侧,这个数字为202人。17明登山者试图不借助辅助氧气登顶山峰,11人取得成功-这是一个重要的数字。还有六人确认遇难-五人在山峰南侧,一人位于北侧。


尼泊尔;更多登顶,更多死亡


截止到现在,从尼泊尔一端进行攀爬更为热门,所以这里也有着更高的总死亡人数及遇难比率。尼泊尔一侧共有5,280人次站在山峰顶端的记录,其中107人死亡,或3.3%,比率为1.15。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所有死亡率包括全部的受雇人员和登山队员,其中包括那些身处大本营,而非仅是那些登顶山峰的人们。


中国西藏自治区一侧重拾冲力


其中更为有趣的数据统计之一便是,过去两年,从中国一侧进行攀爬的人数有所增长,而尼泊尔一侧的数字却略有缩减。从更为宏观的角度来看,趋势也颇为相近。2010年,中国西藏自治区一侧有85人次成功站在山峰顶部,而尼泊尔一侧的数字则为175人次,2017年,记录分别为120人次及199人次,34%和13%的区别。未来数年,中国西藏自治区一端的数字或会超过尼泊尔一端,也随之出现拥堵问题。


一系列事件,既有自然方面也有政治因素对山峰两侧均产生了影像。这张图表显示,相较于南侧,山峰北坡直至2008年,中国一侧因为奥林匹克运动会而有效关闭珠穆朗玛峰时的增长相当明显。这也导致登山圈的很多人不愿冒用他们的钱冒险购买中国一侧的攀登许可,所以他们转向尼泊尔一侧。RussellBrice(罗萨尔)在1994年至2007年之间在中国一端的主要力量,把219人送往山峰顶端,2007年便有53人。但是,在2008年山峰北侧关闭,导致一切攀爬活动停顿后,他去往南坡。


雪崩和2014年接踵而来的夏尔巴罢工让人们重回山峰中国一侧。现在,情况显示出,2015年的地震对于山峰两侧登山活动的影响不算太大,因为这被视作是自然灾难,而非一侧或是另外一侧的事件,尽管中国和尼泊尔政府都曾关闭过珠穆朗玛峰。


一张或许影响着中国一侧增长的外卡便是现在的登山许可费用增长至9,500美元。这已经接近尼泊尔一侧11,000美元的收费。这依然被看作是这个影响的部分,不过随着尼泊尔一侧从鬼魅的新规则到雪崩应急的糟糕的宣传,很多人或许把中国西藏自治区一侧视作更为安全,更为可靠的一侧,这与十数年来的的情况截然相反。


无论如何,中国正在珠穆朗玛峰附近修建巨大的“登山中心”,这可能会把从北侧攀爬珠穆朗玛峰变成山峰的迪斯尼乐园,是人们从这一次攀登感到沮丧。时间会证明一切。



山峰两侧的死亡人数减少


自1921年至2017年之间,共有288人在珠穆朗玛峰遇难。自1921年首次尝试起,珠穆朗玛峰每年平均有四人死亡。专注于现代,从2000年到2017年,死亡增长至每年6.5人,2014年山峰南坡冰塔崩塌导致冰屑掉落及2015年地震导致共28名夏尔巴协作死亡占据了其中大部分。


看到1900年至2017年之间的死亡率,探险队伍成员和受雇人员的数字几乎相同,分别为1.8和1.9。不过当上世纪九十年代珠穆朗玛峰登山商业化开始进入白热化时,团队成员死亡率一读攀升至2.09。在商业化的现代时期,登山者和受雇人员的死亡率分别降至1.04和0.64。


而尼泊尔一侧的安全声誉在2014年的灾难和2015年的死亡事件后受到极大损害,而中国西藏自治区一侧也出现了多起死亡事件。2004年及2006年,分别有6人和8人遇难。上一次,西藏自治区一侧无人遇难时2016年,而尼泊尔一端则是2010年。而上一次珠穆朗玛峰两侧均无人死亡则是1981年。


一个有趣的细节就是,8,306人次登顶之中,仅由265人(197名登山者及68位受雇成员)选择了“非传统”线路,换句话说,就是非东南脊或是东北脊。这里有80人(50名队伍成员及30名受雇人员)在攀爬过程中遇难-占总死亡人数的27%,这也部分解释了为何传统路线在商业队伍负责人中最为热门-风险更低。而沿非传统线路登顶人数最多的国家:日本(30人),韩国(23人),俄罗斯(16人),美国(26人)和前苏联(23人)。


在八千米级别山峰之中,死亡人数为288人,这令珠穆朗玛峰的遇难人数绝对排在最高,但是1.23的死亡率却几乎垫底。安纳普尔那峰是死亡率最高的八千米级别山峰,每三名攀登者之中就会有一人遇难(7人:261人),或是3.91的死亡率。卓奥友峰是最为安全的八千米级别山峰,3,681人次登顶,50人遇难,或是0.55的死亡率。


辅助氧气,登顶和死亡


鲜少有人在不借助辅助氧气的情况下站在珠穆朗玛峰顶端,事实上,仅由208人次取得成功。更为深入地分析数据显示,208名死亡人员中,168人在遇难时没有使用辅助氧气,不过这显得有些误导,因为很多的遇难人员,准确地说,119人进行了路线的准备,大多数是由夏尔巴协作完成,而且大多数人没有使用辅助氧气,因为他们身处山峰海拔较低区域。例子就是2014年冰塔冰塔和2015年的地震,导致31人遇难他们全部身处1号营地之下,所以并未开始使用辅助氧气。


我联系了HDB数据网站的RichardSalisbury,请他帮助分析辅助氧气在到达山峰顶端和死亡两个方面产生的影响。他发表了数篇关于队伍成员在大本营之上传统商业线路使用和不使用辅助氧气的成功率的报告。这个结果如同我们的预期-那些借助辅助氧气攀爬的人员的死亡率更低,而且登顶成功率更高。


谈及那些遇难的成员对于评估辅助氧气的影响更具意义。154位尝试珠穆朗玛峰的登山者并未使用辅助氧气,其中11人死亡。54名受雇人员在没有辅助氧气的情况下登顶山峰,绝大多数位夏尔巴协作,无人遇难。


这张图表展示了借助辅助氧气的攀爬者的成功登顶几率几乎是那些部使用辅助氧气人员的两倍。

图表显示并未使用辅助氧气登山者的死亡率几乎是那些利用辅助氧气人员的两倍,不过数量却相当低,在从顶过程中仅有11名队伍成员遇难。

再看山峰北坡,为何登山者在高海拔营地之上放弃他们的冲顶尝试,恶劣的天气对于那些使用或是不使用辅助氧气的人们来说都是最为主要的原因。但是,对于那些并未借助辅助氧气的人们来说,冻伤和寒冷却是排在第二位的原因,而那些使用扶助氧气的人则把体能衰竭列为返回第二普遍的原因。


珠穆朗玛峰北侧公认比山峰南坡更为寒冷且风速更强。这或解释了为何更多没有借助辅助氧气的登山者会返回-一个希望存活的标志!2017年是个例外,山峰南侧表现出截然相反的特性,狂风阻止数位不使用辅助氧气登山者的尝试。


回到山峰南坡,为何攀爬者在高海拔营地之上的冲顶尝试中返回,恶劣天气再次成为那些借助或是不借助辅助氧气攀岩者的选择下撤的首要原因。不过,至于不使用辅助氧气的登山者,冻伤,寒冷,还有体能衰竭则是返回的第二高原因。

借助辅助氧气总是一个涉及道德和登山风格的争议话题。对于一些人,这是一个热门议题。


夏尔巴协作的登顶


过去15年间,珠穆朗玛峰的一项巨大变化便是夏尔巴协助到达山峰顶端人数的井喷式增长。这是受到商业探险队伍负责人安排1名夏尔巴协作对5位客户的协作比率,但是,现今很容易便会达到每两名夏尔巴协作服务一位客户。


这样的增长很有可能受到了经验不足客户的驱使,把装备卸下给夏尔巴协作,更多的辅助氧气,高端向导,这样的市场营销策略就是一直会有一位夏尔巴协作陪伴你的左右。

1992年,当登山商业化开始在山峰南坡兴起,22名夏尔巴协作及65位队伍成员站在山峰顶端。2017年,212名夏尔巴协作及199位队员到达顶峰。而山峰北侧,情况甚至更具戏剧性。2000年,雇用人员及客户比率为17:38,而2017年,则为117:120。


珠穆朗玛峰-永无止境的诱惑


上面的图表显示,自1990年以来,随着商业探险的起步,登顶人数极具增长。当年,AdventureConsultants公司的RobHall及GaryBall带领四位付费客户到达山峰顶端。


从普木日峰1号营地眺望珠穆朗玛峰,洛子峰和努子峰


即使是1996年导致15人遇难的山难之后,人们对于山峰的兴趣依然稳步提升。2008年,由于中国一侧关闭山峰北坡进行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火炬传递,导致登顶率极速下降,而2014年,一场夏尔巴罢工使得南坡登山活动直至,从而也导致南坡颗粒无收,随后,2015年的地震致使山峰两侧的探险活动戛然而止。


但是很容易理解,在每个糟糕的年份之后,第二年都会出现创造记录的登顶人数。看起来,坏消息仅是增加攀登珠穆朗玛峰对于人们的吸引。


珠穆朗玛峰的细枝末节


细节方面,theHimalayanDatabase数据网站显示


一次真正的独立攀登

34次横跨

22滑雪/单板滑雪下撤

13次采用降落伞设备(滑翔伞)返回

20次存在争议的攀爬

14次不被认可的攀登


关注珠穆朗玛峰的有趣事实


地理知识

珠穆朗玛峰的海拔高度为29,035英尺或是8,848米,编者按-中国一侧于2005年进行测量后给出的官方数据为8844.43米,不过,中国和尼泊尔一侧相互承认对方的测绘数据

山峰顶端位于尼泊尔和中国边界,南坡为尼泊尔一侧,而北坡则是中国西藏自治区一端

山峰的形成超过六千万年

珠穆朗玛峰的形成是由于印度版块挤压亚洲版块的结果

珠穆朗玛峰每年增长约1/4英寸(0.25英寸)

这里由不同的有机物质,石灰石和大理石组成

岩石顶峰终年覆盖着厚重的积雪

1955年,山峰的高度调整至29,028英尺,而且现在,尼泊尔依然在使用这个数字

现在,中国一侧把29,015英尺作为官方海拔高度(编者按-实际数字为8844.43米)

1999年,使用GPS设备测量的山峰高度为29,035英尺或是8,850米

2017年,由于2015年发生的地震,尼泊尔一侧开始重新测量珠穆朗玛峰的高度,工作将于2020年结束


天气情况


珠穆朗玛峰顶端几乎终年有高压气旋盘踞

这里的风速可超过200英里/小时

气温可降至-80华氏度

每年5月中旬,气旋向北侧移动,使得风速平缓,气温足够问年,令人们可以尝试登顶。这被成为‘冲顶周期’。这与每年秋季11月的周期颇为相似

西坳口会变得相当炎热,温度会超过100华氏度(编者按-接近40摄氏度),这是登山者去往顶峰的必经之地


历史知识


如同世界上所有的山峰一样,本地,勤劳的人们首先发现这里

艾佛斯特峰在藏语中被称作珠穆朗玛峰。意为宇宙的母亲女神

艾佛斯特峰在尼泊尔被叫做萨迦玛塔峰。意为天空女神

这里首次被乔治.艾佛斯特爵士带领的一支英国测绘团队于1841年首次认定,并介绍给西方世界

艾佛斯特峰最初被命名为XV峰,1856年测量的高度为29,002英尺

1865年,这里被命名为艾佛斯特峰,用此时已经过世的乔治.艾佛斯特爵士的名字定名


登顶情况-2017年12月更新

早期的尝试和登顶


1921年,一支英国探险队伍从北坡(中国西藏地区)首次进行尝试,他们的攀登依然是珠穆朗玛峰登山历史上最为重要的未解之谜,随着1999年,马洛里的尸体被发现,但是他们登顶山峰的确实证据却并未找到


1953年5月29日,来自新西兰的爱德蒙迪.希拉里爵士和一名尼泊尔夏尔巴,丹增.诺尔盖首次到达山峰顶端。他们参加了JohnHunt上校带领的一支英国探险队伍,沿山峰南坡登顶


山峰北侧的首次登顶则发生在1960年5月25日,中国登山者,屈银华,王富洲和阿旺贡布(藏族)成功到达山峰顶部

最为年轻的登顶者是来自美国的JordanRomero,时年13岁零10个月,2010年5月23日,他从山峰北侧到达顶峰

最为年长的登顶者是日本登山者三浦雄一郎,时年80岁的攀登者于2013年5月23日取得成功

首位没有使用辅助氧气到达山峰顶端的登山者则是来自意大利的ReinholdMessner和PeterHabler,他们于1978年采用阿尔卑斯方式到达山峰顶端

1908年,ReinholdMess称谓唯一一位真正独立攀登珠穆朗玛峰,并未使用辅助氧气的登山者。他沿中国西藏自治区一侧的GreatCouloir线路登顶山峰


男性登顶记录


最为年轻的男性登顶者是来自美国的JordanRomero,时年13岁零10个月,2010年5月23日,他从山峰北侧到达顶峰

最为年长的男性登顶者是日本登山者三浦雄一郎,时年80岁的攀登者于2013年5月23日取得成功

阿帕夏尔巴(ThamiOg地区)和普巴扎西夏尔巴(Khumjung地区),卡米日塔(Topke)夏尔巴(Thami地区)是登顶山峰次数最多攀登者记录的保持者(男性或是女性),21次来到山峰顶部,最近一次为2017年,卡米日塔取得成功

美国人DaveHahn是登顶山峰次数最多的非夏尔巴登山者,他15次到达山峰顶端,最近一次是2013年


女性登顶记录


首位到达珠穆朗玛峰顶端的女性是日本登山者田部井淳子,她于1975年取得成功

登顶珠穆朗玛峰最为年长的女性登山者是来自日本的TamaeWatanabe,时年73岁,于2012年沿山峰北侧到达顶峰

登顶珠穆朗玛峰最为年轻的女性登山者是来自印度的MalavathPoorna,时年13岁零11个月,2014年5月25日,她从山峰南侧到达顶端

截止2017年6月,536名女性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

来自尼泊尔的拉巴夏尔巴保持者女性登顶山峰次数的记录,共为八次(一次从南坡,七次沿北坡)


登顶统计数据


截止2017年6月,珠穆朗玛峰共有8,206人次登顶,4,833人沿所有不同的线路取得成功

1,016人,大多数为夏尔巴协作,多次到达山峰顶部,

相较而言,尼泊尔一侧认为热门,有5,280人次登顶记录,而中国西藏自治区一端侧的数字则为3,026人次

截止2017年6月,208名登山者没有使用辅助氧气到达山峰顶部,约占总登顶人数的2.5%

32名登山者从一侧横跨至另外一侧

542位攀爬者从尼泊尔和中国西藏自治区两端取得成功

88名登山者在一个登山季到达山峰顶端超过一次


遇难统计数据


自1924年开始,282人(173名西方登山者和115位夏尔巴协作)在珠穆朗玛峰遇难,或3.4%,比率为1.22

282名遇难登山者当融,70人是在下撤过程中死亡,或25%

尼泊尔一侧的5,280人次登顶记录中有181人遇难,或3.6%,比率为1.27

中国西藏自治区一端3,026人次登顶记录中有107死亡,或3.7%,比率为1.15

大多数遗体依然留在山峰之上,但是中国一侧移动了大量处于明显位置的尸体

山峰两侧导致死亡最为主要的原因是,雪崩(77人),滑坠(67人),高海拔病症(32人)和体能衰竭(26人)

所有探险队伍中约63%都至少有一名登山者成功登顶

从1923年至1999年:1,169人次登顶记录中有170人在珠穆朗玛峰遇难,或14.5%。但是从2000年至2017年,死亡率极具下降,7,056人次登顶记录中有118人死亡,或1.7%

无论如何,最近两年的死亡人数为,2014年17人,2015年14人

遇难人数减少的首要原因是更为完善的装备,天气预报及更多人参加商业探险队伍进行攀爬


攀登


珠穆朗玛峰上有18条不同的攀爬线路

在8,306人次登顶距离中,仅有265人选择非传统线路-东南脊和东北脊

攀登珠穆朗玛峰需用时40日时间,从而令身体适应高海拔区域

在珠穆朗玛峰顶端每次呼吸的氧气含有量比海平面少约66%

纤细的尼龙绳索让登山者避免在滑动中跌落

登山者在登山靴外佩戴的刺状物被称作冰爪

他们使用冰镐阻止跌落

充满鹅绒的厚重,砰起的羽绒服为登山者保暖

大多数攀爬者都会食用大量鸡蛋,米饭和面条

绝大多数登山者都会使用辅助氧气

使用辅助氧气可以帮助登山者保暖

攀爬这在海拔26,000英尺处开始使用辅助氧气,这会令他们感到3,000英尺的差别,这样他们身处27,000英尺高度时,感觉如同24,000英尺高度

尼泊尔年满16岁才能从尼泊尔一侧攀登山峰,而中国一侧的要求则为18岁

平均的探险周期约为39日


夏尔巴协作


夏尔巴是一个族群的名称。他们大部分人居住在尼泊尔西部。过去数百年间,他们从中国西藏地区迁徙至此

夏尔巴同时也被作为姓使用

通常而言,他们的名字便是他们出生一周的哪一日


尼玛-周日

达瓦-周一

明玛-周二

拉巴-周三

普巴-周四

巴桑-周五

边巴-周六

夏尔巴协助登山者把帐篷和烹调的食物运送至高海拔营地

夏尔巴把攀登珠穆朗玛峰视作一个养活家人的工作

夏尔巴如同所有人一样,也会因为海拔变化而患上高海拔病症

夏尔巴也认为站在山峰的绝对顶端显得不敬,因为这里是米友朗桑玛,山峰女神的居住地


不为人知的细节


BabuChiri夏尔巴于1999年在珠穆朗玛峰顶端度过一晚

阿帕夏尔巴和普巴扎西夏尔巴均是登顶珠穆朗玛峰次数最多登山者记录的保持者,为21次,而最近一次攀登则是在2013年

每年,固定南坳一侧线路便需要使用超过33,000英尺(编者按-约11,000米)长度绳索

无论你选择在珠穆朗玛峰任何一侧进行攀登,你都必须年满18岁

登山者每日会消耗超过10,000卡的热量,而登顶攀登过程中这个数字会翻倍

登山者会在探险过程中减重10至20磅(编者按-约8至18斤)


户外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