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假

李鹏:温泉疗法的历史:当西方遇见东方

2018年06月22日 09:36   编辑:小舌尖   来源:中国温泉

分享:0

导读:文/李鹏 华南师范大学副教授、博士或许是因为过于浮夸的营销混淆了大众的认知,或许是因为我们身处一个娱乐至死的年代,温泉在中国,更多是用来戏的,而不是用来浴的。但是,无论中西,人类与温泉的关系都起源于人......

文/李鹏 华南师范大学副教授、博士

或许是因为过于浮夸的营销混淆了大众的认知,或许是因为我们身处一个娱乐至死的年代,温泉在中国,更多是用来戏的,而不是用来浴的。但是,无论中西,人类与温泉的关系都起源于人对温泉健康功效的探索与实践。

公元前460-公元前370年的古希腊医师认为,人的疾病来源于水、火、气、土四种元素导致的内部失调,因此可以通过特定的方法从大自然中重新摄取相关的元素予以医治,温泉疗法自此在西方应运而生。

中国早于东汉张衡的《温泉赋》中有“温泉汨焉,以流秽兮。蠲除苛慝,服中正兮”的记载,至北魏时期地理学家郦道元所注《水经注》里,已有三十一处温泉的记载,其中鲁山温泉、太一山(终南山)温泉都有治病功效的详细说明。但是,古代中国温泉的医疗功能未能得到朝廷的重视,其社会影响远不如西方。

西方的温泉疗法在古罗马时期被发扬光大,修建了大量用于公共沐浴的温泉浴场,既用于健康保健之用,又兼具社会交往的功能,温泉疗法逐渐在民间开始盛行。

随着古罗马帝国的东进,温泉浴法的传统在拜占庭帝国时期流入中东地区,土耳其的温泉浴法即传承与此,一直延续至今。而同一时期的中国温泉则是走向了上层统治阶层的寝宫,民众对于温泉的使用绝少被正史记载。比如唐朝诗人白居易所著《长恨歌》谓“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虽道明了温泉的美容功效,但是让世人记忆深刻的还是杨贵妃的政治婚姻。

▲希腊古都特尔斐的古代温泉池

受到西方温泉疗法复兴风潮的影响,民国时期中国军阀与高官在全国修建了多处温泉会馆,比如南京的汤山、辽宁的汤岗子、从化的温泉等都兴建于此一时期。与西方不同的是,中国的温泉疗法重视自然养生学说,而轻视水质、医疗设施和配套疗法的发展。比如民国时期在从化温泉修建的珠江颐养院被命名为“天医处”,并赋文曰“病有药不能治,而需天医者”,意思是通过自然环境的调理达到恢复健康的功效。

二战结束之后,欧洲的大部分温泉浴场都被用于战后伤员的康复与疗养,温泉疗法继续在欧洲发挥重要功能。温泉疗法在欧洲大规模的应用与西方国家医疗保险制度的完善密不可分,正是因为保险业将温泉等疗养地的康复、医疗项目列入了保险支付的范围,从而为温泉疗法的再次复兴提供了庞大的市场基础。

而中国在同时期也开始了疗养院的建设风潮,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建立的各类疗养院多达1500多家,其中不少是温泉疗养院。这一阶段的中国温泉疗养院从苏联引入了较为完善的温泉疗法,成为全国医疗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随着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体制改革逐渐推开,国家对疗养院事业的经费支持逐渐减少,大批疗养院因为缺少病人而倒闭转业,温泉疗法在中国的发展再次陷入低潮。

温泉疗养院衰落并不是发生在中国的孤立现象,而是与全球新自由主义的兴风作浪有关。东欧剧变以后,东欧不少国家对疗养院的医保范围和明目进行了大规模的削减,德国、波兰等国家也对温泉疗法的保险支付范围进行了调整。这一举措导致欧洲的温泉疗养院失去了大批疗养客人。

加之温泉疗养院最主要的驱动力是预防疾病、慢性病医治和病后恢复,过于偏重医疗功能的导向,导致疗养旅游地聚焦了大批的康复人群和老龄人口,这与近年大量的年轻人和家庭游客对于健康生活的需求偏差越来越大。因为没有与时俱进的改革与创新,欧洲温泉疗养地逐渐被千禧一代的年轻人诟病为“陈旧、老套、沉闷“的地方。

但是,温泉疗法在欧洲并没有完全沉沦。瑞士、德国、匈牙利等国家的部分温泉疗养院依然是欧盟国家重要的温泉疗养地,接纳各国医保支付的疗养客人。而温泉疗法也以新的形式与现代酒店和度假村融合,成为众多健康型旅游目的地吸引游客的核心项目。反观中国的温泉疗法,则还停摆在六十年代疗养院的旧时光里,逐渐被人遗忘。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中国温泉日益娱乐化,在追求欢乐与奢华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但是,无论潮流如何变更,温泉所蕴藏的健康法则凝聚着人类对于自然与健康的千年迷思,始终耀耀生辉,引人瞩目。温泉疗法更是在东西方文明的融汇中跌宕起伏,世代传承。随着大健康时代的到来,温泉疗法在中国正焕发出新时代的光彩。

度假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