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行

非洲野生之地:活跃在马拉维的生命奇迹

2017年02月22日 09:30   编辑:小舌尖   来源:钓鱼人

分享:0

导读:自有生以来,我是第一次真真切切地听到小狮子用毛绒绒的肉爪嗒嗒嗒嗒走路的声音。我猜想,很多到过非洲、有过游猎经验的旅人,一定不会对这类动物幼崽格外关注,但是对于一个像马吉特这样的在十多年前没有任何野生动......

25年前,位于非洲马拉维的马吉特(Majete)野生动物保护区所在地块仍是一片荒芜,盗猎活动横行导致本地大型动物数量锐减。然而最近几年,在非营利性自然保护组织“非洲公园”的不懈努力下,该区域又重新成为大象、狮子、犀牛等大型野生动物生活的乐土。

“决定好要爬哪棵树了吗?快,一定要快!” 向导多利安·提尔伯里(Dorian Tilbury)压低嗓音下达指令,语气中带有明显的急迫感,而他给出的理由是,爬树是躲避犀牛横冲直撞的唯一方式。

我们一行人于黎明时分出发,整整5个小时,沿着黑犀牛留下的深浅不一足迹,穿过沙质河床和斜坡草地,眼下终于找到一只躲藏在茂密灌木丛深处避阳角落里的雌兽。在相距不足20米的地方,我们彼此交换了眼色,黑犀牛则发出了既深且长的怒哼,似乎是要警告我们保持适当距离。

角上留下伤疤的黑犀牛 本文图均为 Will Whiteford 图

据多利安称,这头黑犀牛名为Shamwari,平日性情温和,但因为最近产仔,加上同时还要照顾一头18个月大的小犀牛,行动变得较难预测,因而我们也无法得到一个定清晰的观察视角。此时,耳畔再度响起了挑衅般的哼哼声,我们于是决定在茂密杂乱的树丛中退步而行,结束了这次短暂而精彩的邂逅。

马吉特野生动物保护区由来自南非的非营利性自然保护组织“非洲公园”(African Parks)负责运营,该组织亦同时管理、修复非洲多地包括Akagera 、Bangweulu、Chinko、Garamba、Liwonde、Zakouma在内的十余个野生动物保护区。马吉特是“非洲公园”的旗舰项目,在2003年率先启动,但同时,它也是“非洲公园”经手的条件最差、基础设施最为落后、执行层面最为困难的一个项目——马拉维的执法机构对于长达数十年的野蛮偷猎行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致使整个地区沦为被洗劫一空的荒芜之地,在1992年,不得已迎来最后一头大象消逝殆尽的惨状。

不同于大多数自然保护组织的做法,成立于2000年的“非洲公园”尝试以一种新的方式复兴非洲野生动物的贫瘠地区。机构的创始人为南非国家公园的前任首席执行官马乌索·密西曼(Mavuso Msimang)、目前担任保护区主任的安东尼·霍尔·马丁(Anthony Hall-Martin)、商业总监彼得·菲恩海(Peter Fearnhead),以及已故荷兰慈善家、亿万富翁保罗·芬特纳·凡·卫辛根(Paul Fentener van Vlissingen),他们直接与地方政府签下长达25年的合约,通过接管国家公园的全面管理权,确保项目按计划实施。按照计划,截至2020年,“非洲公园:将会逐步完成15个国家公园的修复工作,总占地面积达410万公顷,横跨整个非洲,成为非洲大陆最大的自然保护组织。而马吉特的复兴案例,亦被视为非洲野生动物保护史上最成功的案例之一,为机构实现版图扩张提供了最有力的支持。

象群踱步森林小径

多利安告诉我,“非洲公园“的资金来源除个人、企业、非政府组织募捐所得之外,还包括欧盟、世界银行、沃尔顿家庭基金会之类的慈善机构赠款。“我们的主要目标是针对资源枯竭的保护区进行重建、休养、再迁移,使之在生态、社会和财政上具有可持续性。合约期满后,保护区仍将归还给政府进行管理”。他同时提到,尽管机构使用的方式方法卓有成效,但也饱受争议,不少批评者认为像马吉特这样的地方本应由地方政府管辖。

在这片700平方公里大、曾经被盗猎者劫掠一空的荒芜之地上,我们如今可以找到6000余头大象、狮子、猎豹、水牛、犀牛,其中接近半数的动物由马拉维各地以及南非国家公园迁移而来的,据称,仅仅是人工迁徙的单项费用就高达300万美金。

在与社区推广官安东尼·奇克威巴(Anthony Chikwemba)的对话中,我无意中窥探到工作人员在园区及社区建设方面肩负的双重职责。以马吉特为例,当地居民大部分为赤贫者,他们仍需要与野生动物争夺资源,而机构的首要工作便是说服他们——那些动物邻居活着比死了更有价值。

“马吉特的人口有13万人,对于一个小小的自然保护区来说,这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我们希望社区能在自然资源保护方面发挥主导作用,社区若不参与,问题接踵而至。” 安东尼向我解释了附近85个村庄的参与对保护区的重要性。

“我们希望让社区居民了解,他们可以从野生动物保护工作中获得更多的实惠,比如说,目前开放的工作岗位有200个,社区居民可以获得必要的职业培训及小额信贷,我们支持他们通过养蜂、养鸡、陶器、家具制作以及通过担任向导工作,获得更多的创收机会。另外,每一年还有新的教室、教师宿舍、诊所和井眼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建设完成。在教育方面,‘非洲公园’已将600多个奖学金授予就读中学的孤儿们,孩子们可以通过野生动物俱乐部的培训,习得保护自然的重要性,并将所学传递给自己的长辈和更年轻的一辈。”

幼年的羚羊停止吃草,对摄影师的出现表示好奇

在“非洲公园”运营的其他国家公园,困难和挑战各不相同,听说有时情况还会涉及腐败、政治混乱或者大规模的组织犯罪活动。2007年,当涉及约5万名原住民搬迁的复杂问题时,“非洲公园”决定提前终止了与两家埃塞俄比亚国家公园——奥莫山谷和内卡沙的合同。政府侵犯人权、部落间的激烈冲突,使得已成定论的谈判不得不化为一纸空文。

野生动物研究和保护是“非洲公园”在刚果奥扎拉的工作核心。这里有十六种灵长目动物,其中包括两万只濒危的西部低地大猩猩,它们面对的主要生存威胁在于疾病、栖息地丧失、丛林肉类贸易以及政治动荡。除了灵长目动物之外,在这个13600平方公里的园区内栖息着大约430种鸟类、100种哺乳动物、濒临灭绝的森林象,同时这里还有世界上最大的碳汇,独特的多样化的原生植物,刚果热带雨林的潜力仍然未被发掘,非洲公园也忙于使用相机捕捉、测算研究,对关键物种进行监测。

旅游业的确在整个机构的战略版图中占有相当大比重,一旦野生动物资源得到修复,且每个项目都能为游客提供住宿,它将成为财政可持续性收入的主要来源。在赞比亚,“非洲公园”负责保护的珍贵自然资源首推珍稀鲸头鹳栖息的沼泽地,班韦乌卢湿地,以及非洲牛羚第二大迁徙地柳瓦平原。经过长达十年的不懈努力,柳瓦平原有望成为下一个马吉特,这里的野生动物数量有规律的递增,旅游配套设施也从社区营地升级到带套间的帐篷营地,而该地区的第一座豪华酒店也已经建成。

马吉特的Mkulumadzi营地

伴随着珍稀动物的繁荣,新的社区营地、帐篷旅馆、教育中心和博物馆在马吉特野生动物保护区内拔地而起。这里有两家专供游猎客人居住的营地,共能容纳34位住客,其中最值得造访的当属位于希雷河湍流下游的Mkulumadzi营地,我们在这里的水边露台上倾听河水的激荡声,河马的嘶鸣,看大鳄鱼在沙丘上晒太阳,在白天,则可以乘船巡游河流生态,欣赏饮水的羚羊、休憩的河马,鹅、鹳、锤头鹳、鱼鹰,以及白鹭临水而立的纤美姿态。

我的向导不无得意的提到,今年有一头在园区里重新安家的母狮子Shire生了两个幼崽。自有生以来,我是第一次真真切切地听到小狮子用毛绒绒的肉爪嗒嗒嗒嗒走路的声音。我猜想,很多到过非洲、有过游猎经验的旅人,一定不会对这类动物幼崽格外关注,但是对于一个像马吉特这样的在十多年前没有任何野生动物存活的死寂地带,它们的存在却不啻为奇迹。

出行首页

返回顶部